煦昀晨昕

【胜出】《荷尔蒙》

soawkward: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其实他没有。


*世界观非漫画设定。




温馨提示:少数男孩到了一定年龄后会觉醒为双性,而绿谷出久就是其中一员。除了双性设定外,全文还涉及很多奇奇怪怪的play,我就不一一预警了,反正就是通篇雷!慎入!不喜设定者窥屏烂脸!




本文为《肌肤相亲》胜出only番外,人物关系参考正篇,但是整体关联并不大,完全可以单独食用。


因为写这篇的原因,总得来说就是:我想吃肉!想吃双性久!我快饿死了!


全文一万多字,肉了三次,我觉得我超越了我的极限,有点点自豪(飘了飘了)




正文:


膝盖陷进去的床垫是软的,但在他体内的东西是坚硬炙热的。




下文戳我。




绿谷出久荒诞的假期有一个合情合理的开头。


在母亲买好机票,决定带他去找在海外工作的父亲渡过这个黄金周的前几天,他就有些感冒,病因可能是他贪凉,偷偷地将冷气调低导致的,但他没敢告诉妈妈,直到临出发时,他才突然感到浑身酸软,完全起不来床。


这时,买好的机票想要退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妈妈准备留下来照顾自己的时候,门铃响起,他听到了爆豪太太的声音,她好像是过来送东西的,绿谷出久迷迷糊糊间,有人把手放到了他的额头上,说:“就让我们家的混小子照顾小久吧,正好我和他爸也要出门了,他死活不肯跟我们走……这样正好……”


绿谷出久一下就被吓醒了,等等……难道……


不出所料,他的身体被箍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少年托着他,心跳撞上自己的耳朵,绿谷出久本就有些胀痛的脑袋更疼,被放到那张熟悉的床上时,他的眼前几乎看不见任何光明。


一片黑暗。


跟自己的未来一样。




两天后,他的病已经好多了,就在那天下午,爆豪胜己随着他的父母一起去了机场送行,爆豪太太亲切地叮嘱自己:“胜己那小子说他会晚点儿回,我在冰箱里给你留了吃的,待会儿头不疼了就去泡个热水澡吧。” 


绿谷出久揪着被子乖巧地点头,他已经霸占这张床两个晚上,也是时候给他的主人腾个位置出来了。




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黄金周剩下来的这几天里,自己几乎就没有能离开这张床的时候。


整个假期绿谷出久过得异常崩溃,他在床上渡过的时间远远超过他下床的时间,也不知道是流的眼泪更多还是流的……更多,但直到假期结束前,他都觉得,自己快要被他那个可怕的“邻居”折腾到死在这张柔软的床垫里。




那张,属于爆豪胜己的床垫。




绿谷出久从浴室出来时,天已经黑了,他泡澡时还有些提心吊胆,害怕那人会像上次那样突然出现,然后又要对自己……


所幸在自己洗好之后,他也没有回来。


男孩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摸了摸瘪瘪的肚子,走到冰箱前拉开门,有些纠结地看着爆豪太太给自己准备的吃食,是很清淡的、适合生病中的人食用的东西,但他现在不是很想吃这个。


绿谷出久想吃甜食,冰淇淋最好。




下文戳我。




假期结束,绿谷出久早于所有人来到教室,脚步不稳的男孩红着脸缩进自己座位里,他艰难地将双腿紧紧并拢在一起,手臂弯曲着撑着桌面,如果仔细去瞧,也许能发现男孩藏在校服裤下不断颤抖着的膝盖,还有他偶尔瑟缩着下半身调整着坐姿的小动作。


随着同学陆续落座,绿谷出久的小脑袋便埋得更低,下巴几乎快要挨到胸口。




下文戳我。




修善寺医生进来的时候,视线扫过缩在床铺里将自己的身体全都裹进被单的绿谷出久,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爆豪胜己,她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又忍了下来,她朝那个留着浅金色刺猬头的少年点点头,踱步到了床边,她的鼻腔耸动,一股腥甜躁动的荷尔蒙气息钻了进来。


如果还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之间发生过什么,她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修善寺医生转过身,看着爆豪胜己正拉开保健室拉门的背影,幽幽地开口道:“那个……爆豪同学,就算我们都知道双男孩的确很难受孕,但也不代表真的不会……”


“特别是,像你这么个做法……想不,都很难啊……”


听到这句话后,本就满脸通红缩在被子里的绿谷出久更加不知所措,他恨不得现在就挖一个洞钻进去,再也不要面对这个和蔼慈祥的女校医了……


爆豪胜己的后背一僵,走出保健室门口时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没站稳,他礼貌地回过身体向保健室里的女医生鞠了一躬,颤抖着手将门轻轻合上。


走在回教室的路上,爆豪胜己满脑子想的都是


——结婚之前都要用避套会很不爽啊……算了!忍忍就忍忍吧,反正,也就这么一年了……




END




附赠彩蛋:


我是一张床垫。


我与买下我的人生活了四五年,一直都很相安无事,而且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睡我,睡相也挺老实的,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寿终正寝,再活个五年左右。


可这一切都在一个夜晚变了。


起初我以为,只是偶尔来借宿,再说那个小男孩也挺瘦小的,他们好像也只是躺着什么都没干,这让我稍微放心了一些。


夏去秋来,在一个平静的夜晚——黄金周过去两天后的那个夜晚。


主人和之前那个小男孩,突然就开始在我身上折腾了一整夜,一开始我还以为,忍一下也就过去了。


可没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整整五天,他们就没有一天消停过。


连我最喜欢的那一床浅灰色三件套都被换走了,难过……


消停了半个月之后,他们对我那可怕的蹂躏又开始了,还是和同一个人。


好吧,意识到这一点后,我觉得我要开始思考我提前退休的事情了,毕竟,从那个小男孩的手总是紧紧地扒着我的边缘防止身体被主人顶下去的情况来看……


我觉得,我的主人和他的小男友,大概需要一张更大的床垫。




————全文完结————

[MHA轰出]甜蜜意外(R,ABO,短篇end)

草莓大福生产工厂:

轰出日被各位太太喂饱了!也来产出回报社会:D


纯开车,大家上车愉快?




*校园ABOparo,无个性设定


*电车p




文/阿刹


++




太浪了,我倒是不意外被和谐……


只不过重发部分赶不上轰出日了,还有热度没了有点可惜(。


全文链接(长图片)






好像还是第一篇纯开车的轰出啊……虽然没有正戏(。


想要正戏,联动一下微博上的霸道总裁俏学生(……)的接龙好了


→接龙这里


明明设定了无个性,结果写着写着却还恋恋不舍轰的个性(到底是有多喜欢)


大家轰出日磕得愉快!!轰出结婚百年好合呀!!



【胜出】异邦人

格瓦拉:

#十杰paro


#一个因为各地风俗习惯不同引发大误会的故事


#我一开始其实就是想单纯的开个车……结果为了顺利开车加了一大堆剧情……最后车都没剧情多……








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请务必让我早点醒来。




绿谷出久曾经以为,这不过是一场简单的旅行而已。


 


绿谷出久从小就跟着王都的有名老师学习草药学,作为成年的礼物,老师给他放了为时两个月的假。恰好这时一个商队要出城去一个他很感兴趣的国家,据说那里的医师治疗的方式与他们这里不同,商队向他发出了邀请,他也欣然的接受了。


 


他全程的旅行还算舒服,只是在商队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人。


 


那是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十七八岁的少年,有一头浅金色的坚硬头发,在阳光下透出一股桀骜不驯的意味,眸子红的像是鸽子血。他的服饰非常奇异,上身赤裸,手臂绘有奇异的纹路,红色的毛毡披风垂在他身后。


 


商队里的人对此见怪不怪,绿谷就偷偷去问向导,向导说这是个异乡人,似乎是来自南夷,会说一点他们这边的语言,不过也只会一点点而已。整个商队唯一懂南夷语言的就只有向导,平常大家就通过向导来跟少年交流。


 


他问少年的名字,向导告诉他,虽然他们之间的语言不同,但是把少年在自己家乡的名字翻译过来,包含的意义竟然惊人的一致。


 


Bakugou katsuki


 


“爆豪胜己”


 


爆豪个子很高,肩膀也很宽阔,虽然眉眼中总有种挡不住的锋利和暴虐,不过因为语言不通所以他也很少说话,绿谷下意识觉得这是个很沉稳可靠的好人。


 


他和商队里其他人也不熟,爆豪也是一样的处境,所以就总是情不自禁待在爆豪身边,不过果然是因为是外邦人的关系,他叫爆豪的名字可能总是叫不准确,不管怎么叫对方总是不应声,直到他偶然叫了声“小胜”,爆豪听到了一愣,用一种非常诧异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让他觉得在对方眼里自己……嗯,是个傻子。


 


虽说如此,他还是把“小胜”这个称呼一直叫了下来(毕竟这是他唯一发音准确的称呼),爆豪也没阻止他,就由他去了。


 


他也试图教爆豪自己的名字,“Midoriya izuku”这个词不知道是念了多少遍,但是爆豪永远发不明白音,念了好几次爆豪明显有点不耐烦,却还强压着火气,皱着眉,带点疑惑的说:“……Deku?”


 


他又带了点笃定的语气又念了一遍,“……Deku。”


 


“不不不!这个不行!这个绝对不行!”绿谷急的在爆豪面前连连摆手表示抗拒,叫别的都还好,叫“Deku”简直就是在骂人。爆豪看他慌张成这个样子,.嘴角上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恶劣。


 


“Deku。”


 


……收回前言,爆豪胜己绝对不是个好人。


 


爆豪的颈饰,腕饰,造型都很古朴,带着一种未经过度打磨的蛮荒意味。假如这些东西出现在别人身上,绿谷很可能只会归为故意制做成这种感觉,但是出现在爆豪胜己身上,他就觉得这些装饰有着特殊的意义。


 


爆豪胜己对他来讲是个迷,无论是他奇特的打扮还是他的异国腔调。绿谷开始忍不住去想这个人是否真的来自一个尚未完全开化的地方,可能是草原可能是部落,有篝火也有尽情喝酒大笑的豪放儿女。和他浆洗的衬衫与上面雕刻精致的纽扣与铜制胸针不同,这种与精细相对的粗糙中有种来自人类最本真的美,那就是自然的壮丽和纯粹。


 


……在他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时,绿谷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几乎都要贴到爆豪左侧的耳饰上了:一个红色的勾玉形状的耳钉。绿谷对宝石没有研究,但是他纯粹觉得它很漂亮,即使没有光源,它上面似乎仍然浮动着一层光。


 


他吓的赶忙退开,腿脚并用往后挪了好大一块地方,然而他的唇还是偶然擦到了耳饰上,触温竟然有些微微发烫。现在正是晚上,商队找了个树林附近来歇脚,生了些火来烤干粮,大家正闲聊些路上的见闻,没人注意刚才发生的骚动,绿谷松了口气。


 


还没等他真正稳住心神,他就听到一声嗤笑声,那毫无疑问是轻蔑和瞧不起的意思。他抬起头,爆豪那双鲜红的眼瞳正对着他,如同耳饰一样的颜色,或许是他看错,那双眼睛里燃烧着什么,像是怒火……和他一些看不明白的东西的混合。


 


绿谷有点慌张,他觉得爆豪误会了什么,难不成觉得自己是个贪心的小偷,贪图小小宝石代表的几枚金币吗?


 


他手口并用,不住的给爆豪比划,用他最近学的几个来自南夷的单词“我……不是……”,他急的扯开自己的衣领给爆豪看他的衣服做工,针脚扎实料子柔软,以此证明他没有穷困到需要偷东西度日的地步。


 


爆豪看到绿谷这样,眼里他看不明白的东西更深了,他抓住绿谷的手,力道很大,绿谷觉得有点疼,他把绿谷扯近了几分,呼出的气息都喷到了绿谷脖颈上。


 


这个距离就有点暧昧了,绿谷控制不住的脸颊微微发热,眼睛也不知道往哪描好。


 


“要、哪、个……?”


 


他听到爆豪操着对于他本人完全陌生的语言韵律这么说。


 


绿谷没明白到底什么意思,他就只好看着爆豪的左耳耳饰,这个给他带来没法解释的麻烦的小东西现在还调皮的晃在他眼前,嘲笑一样闪着光,他心里又气又急,不知道是埋怨它还是埋怨自己。


 


“左、边、是吗?”


 


然后爆豪放开了他,绿谷松了口气,他的手腕被握出一道红印,他正揉搓那个部位企图减轻一些疼痛感,他就听到耳边传来了笑声。


 


是爆豪在笑,那笑声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爽朗,从胸腔靠左的位置发出来,通过喉咙散开,又低又沉,一下一下砸在绿谷的心上。


 


真的是很有感染力的笑声,虽然绿谷现在仍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这笑声明显不是阴阳怪气的意思,既然他笑的那么开心……所以应该是误会解除了吧?


 


于是他就小心翼翼地回了个微笑。


 


爆豪眼里笑意更浓了,他把自己的左边耳饰摘了下来,随便找了根粗糙的皮绳拴住,不由分说就要系在绿谷脖子上。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啊!我不想要的啊,我只是觉得好看……”


 


他惊的说了母语,连连摆手以证明自己真的对这个耳饰没有一点兴趣。


 


爆豪虽然不懂他的语言,但是他表达的抗拒还是看的很明白的,那双刚刚还是笑意的眼睛一下子就变了样子,凶狠到可怖,狂躁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绿谷推揉的动作僵住了,他脑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我会被杀……


 


 








 


……绿谷出久茫然的摸着自己的脖子,他当时都快以为爆豪给他带项链的时候是要掐死他,现在他的脖子好好的,没有红痕也没有断,只是锁骨位置垂了个勾玉形状的红色宝石。


 


真不敢相信我还活着……


 


还没等他感叹生命的宝贵,唏嘘一下自己刚才心境的大起大落,向导过来了,问他有没有时间,商队里有人出现了发热的情况。


 


他确定对方只是简单的着凉后,向导松了口气,随即向导注意到他的项链,一下子就冲到他面前。


 


今天晚上他的心脏被摧残的次数有点多,向导看起来很焦急,抓住他的肩膀,“你项链上这个东西是Bakugou的耳饰吗?”


 


“是……是啊……他硬塞给我的……”以及爆豪当时的样子就像他如果不要就让他横尸当场一样。


 


“是左边还是右边?”


 


“左……左边……”


 


向导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非常微妙和复杂,“真没想到……”


 


“有什么……问题吗?”他心里不安的成分更浓重了。


 


向导拍了拍绿谷的肩膀,“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那种风俗即使是南夷也是相当古老了,现在估计即使是南夷人也会把这种事当笑话听吧。Bakugou不一定就是我想的意思……”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呢?”疑问的泡泡在他脑子里开始膨胀起来。


 


“时间也不早了,你今天早点睡吧,我明天再告诉你,别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早上了,我今晚就会死在这里……






老太婆真多事啊。


 


爆豪胜己第一百次这么想着。


 


作为南夷驯龙部落里族长唯一的子嗣,他的成人礼物是被老太婆赶去内陆,按照她的说法是让他长长见识,而且连龙都不许让他带。


 


他一开始对于内陆和南夷不同的地方确实感到很新奇,但是时间一长他就对内陆过分精致的食物和没法大口痛快喝的瓶装酒失去了兴趣。


 


内陆的一切都很无聊,每个人眉宇之间都有着南夷人没有的一种束缚感和禁锢感,对,他觉得无聊的地方就在于内陆的人也好建筑也好都是受拘束的。南夷是个自由的地方,而这里连风都带了一丝烦闷,在他确信自己的家乡是独一无二的好之后,他就整理整理行装打算回去。


 


……最主要的是,这里一条龙都没有。


 


……一条都没有。


 


这对于自小与龙朝夕共处的爆豪胜己来讲几乎是件匪夷所思的事,这里的人普遍纤细瘦弱,就凭他们的身材和脆弱的手腕,没有龙,他们怎么捕猎?他们的行路工具是什么?难道他们都没乘着龙在天上飞过?


 


这些疑问爆豪也来不及要一个解答,他也不想知道答案,在内陆的日子烦闷无聊,他现在就想赶紧回去揍他的蠢龙一顿。老太婆给他定下的回来条件是,从内陆带回一件他真心想要带回来的东西,爆豪不觉得这里会有什么他真正想要的,所以他也什么都没有拿。


 


老子想回去就回去,为了这种混账理由就让我随便带个什么东西说是自己想要的……那不是太可笑了吗?


 


至于回去之后老太婆对于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会做什么……难道他即使不是这个态度老太婆就不会打他了吗?


 


所以他也不担心,他跟着一个要去他家乡附近的商队(虽说是附近也有个几千里那么远)出了城,打算让蠢龙在他必经之地等着,直接乘着龙飞回去。


 


然后在这个商队里他就遇见了绿谷出久。


 


是的,他知道绿谷出久的名字怎么念,在绿谷试图教他之前他就知道怎么念了,即使他确实对内陆语言认知甚少,但是别人叫绿谷的名字次数那么多,重复这么多遍他也早就记住了。


 


他就是纯粹的觉得绿谷一遍一遍教他念名字,他故意念错时,绿谷无奈的表情和因为赌气而情不自禁鼓起的脸颊……很有趣。


 


尤其是绿谷听到他叫“Deku”时那个蠢样子,他完全不知道“Deku”在绿谷的语言中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当时绿谷慌乱又焦急的样子足够他大笑好几个晚上了,最后绿谷自暴自弃的承认了这个称呼他更是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


 


即使他叫绿谷“Deku”,即使绿谷再因为这个称呼表示抗拒……绿谷最后仍然会待在他身边。


 


绿谷会随便找个自己身边的地方坐下,从他贴身的马甲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细碎的记着什么。有时候他自以为很隐蔽的偷偷看爆豪,一边看一边在纸上勾画,爆豪就假装没看到,实际上绿谷的这些小动作他都一清二楚。


 


有次绿谷去给商队里的人看病,他的动作太过慌张,那个他一直记来记去的速写本掉了都不知道。爆豪捡起来一翻,上面画了不少草药,旁边用很多字来标注,虽然这些字爆豪一个都不认识,不过他猜测应该是草药的特性。


 


他又往后翻了一下,他看到了商队里很多人的画像,比起绿谷画的植物,他的人物画的就有点拙劣了,不过神态抓的很准,起码爆豪能分辨出来这些到底谁是谁……直到他翻到最后一页。


 


那是爆豪胜己自己。


 


画者笔法稚嫩,线条有些僵硬,可是却足以看出画者的用心,在绿谷出久笔下,爆豪胜己坐在一棵树下闭着眼睛睡觉,神态难得的安静,一只鸟停在他肩上,窝在披风的毛领里。


 


……我原来还有这种时候吗?


 


这张画现在在他腰刀的刀柄里,是寒光和肃杀里的唯一温情。爆豪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要像个小偷一样把那张画撕下来,又为什么偏偏要把它塞到刀柄里,只是当爆豪把少了一页纸的速写本递给绿谷,绿谷眉眼舒展,操着不熟练的南夷语微笑着对他说谢谢时……他突然觉得,所谓的原因都不重要了。


 


他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小胜”。


 


这家伙这么叫他的时候,样子怎么看怎么没用。


 


……非常和他心意。


 


绿谷出久是他觉得内陆里唯一有意思的东西。


 


 


 


 


内陆人给他的一个普遍印象就是,每个人穿的都很多,像是这世上有太多能伤害他们的东西一样,总得用那些脆弱的一撕就破的布料来包裹自己的躯体,以为能凭借它们保护自己一样。


 


绿谷出久是内陆人这方面的极致代表,就连他的手也裹着布料,唯一裸露的就只有细的像女人一样的脖子,锁骨以下的位置爆豪胜己从来都没见到过,绿谷甚至没在他眼前换过衣服,即使他们都是男人。


 


这就会给爆豪胜己一种感觉,就是内陆人都是保守内敛的,而衣服穿的特别多的绿谷出久,无疑尤其如此。


 


……所以当绿谷的嘴唇轻触他左侧的耳饰时,他才会如此震惊。


 


他带的耳饰是龙晶,龙死后躯体被烧尽后,从龙骨里就会得到这东西,人们都说这里面藏着火,但是实际上也只是导热性非同一般的好而已。他部落里的人会把龙晶做成耳饰,龙晶的温度就是佩戴者本人的体温,假如部落里有青年男女互相有意思,一方在晚上的篝火旁就会亲吻对方的龙晶耳饰,意义是——


 


“我想与你共度一夜。”


 


……内陆人真轻浮啊。


 


他心里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轻蔑,但又没来由的他又情不自禁的愤怒,偏偏是绿谷出久……这样一个轻浮的内陆人偏偏是绿谷出久……!他还跟谁做过这样的邀请,除了自己还有谁?


 


绿谷看他没有反应,反而凑了过来直接扯开了自己衣领,爆豪的脑子“嗡”的一声,根本听不见绿谷跟他说了什么。


 


即使是他部落里的姑娘,要是被对方拒绝也会潇洒的一笑了之,不过一晚的露水情缘,即使再有好感也不必太过执着。而绿谷出久竟然……!商队的人都在他们旁边歇脚,曾经那个在他眼里保守的绿谷出久竟然为了那点浅薄的欲望在这么多人面前公然诱惑他!


 


他想绿谷出久到底是有多浪荡,而这个浪荡的绿谷出久又到底让多少人看到过,他被自己脑子里的画面气的都快发了疯,他能想到的所有污秽的词他都想统统倒在绿谷出久身上,可是最后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即使他说了绿谷出久也听不懂……他妈的……他妈的!


 


他一把直接攥住了绿谷的手腕,恨不得捏碎,结果拉近了他眼里就只有绿谷敞开的衣领,锁骨形状美好,向下的,代表着更具粘稠黑暗意味的他一概看不清,然而勾引的意味却更浓了。


 


他顺着绿谷的脖颈往上看,却发现它隐隐透着红色,绿谷别过头去没敢看他,此时绿谷的脸颊红的好像要滴出血,这种漂亮的颜色让爆豪的脑海中闯进一个念头……


 


他强压火气,问绿谷:“要、哪、个……?”


 


绿谷没有回答,那双清绿的大眼睛眨也不眨,一直看着他左边的耳饰。


 


左边是心脏的位置。


 


即使是南夷,这种风俗也称得上古老了,但是在完全闭塞,与外界隔离多年的驯龙部落,它却一直保留了下来。


 


——假如南夷的姑娘有了心上人,她就会吻心上人的耳饰。


 


——如果对方对她也有同样的意思,他就会把自己右耳的耳饰摘下来,表示接受邀请。


 


——但如果对方想要的是左耳的耳饰……


 


左边是心脏的位置,如果要左耳的耳饰,就代表向对方索求心脏的一部分。


 


“我想与你度过一生。”


 


——那是求婚的意思。


 


即使是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风俗,用着不同的语言文字,但是那些感情的载体,总是相同的,总是共通的。


 


是音乐,是绘画,是泪水……


 


——还有笑声。


 


爆豪胜己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声,他的喜悦,那些他下意识想藏起来的喜悦正源源不断的透过他的笑声传给听到它的所有人,带着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量。


 


他和这个人,这个名叫绿谷出久的内陆人不过认识了短短几天,爆豪胜己想自己真他妈幸运,有些人可能花自己的半辈子想找一个如此的人都找不到,而他才用了几天而已,这样的一个人——


 


——是他的了。


 


作为一个内陆人,绿谷比大多数南夷人还要大胆,他做出整个南夷都没有人敢做的事——他寻求着爆豪胜己的心。


 


死老太婆……我真是一点都不想遂了你的意。


 


不过……想带回来的,来自内陆的东西——


 


——不就是“这个”吗?


 


 


 


大地是母亲,天空是父亲,南夷人的婚礼无需受任何形式拘束和束缚。






绿谷经过这一晚的折腾早就精疲力尽,晕过去了,爆豪把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盖在他身上,在一片血色与猩红之中,少年神色虽不掩疲态,却也安安稳稳。


 


爆豪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刀,在左手手心中划了一道,他攥着拳,温热的血一滴一滴滴进了绿谷的唇间。


 


“拉冬,法夫纳,克拉肯,耶梦加得。”


 


“灵魂,血液,躯体,我与你共存。”


 


他抚摸着绿谷柔软的唇瓣,将那些嫣红的颜色匀成一片。


 


“不得背叛,不得离弃。”


 


“自今日起,至死方休。”


 


 


 


 


这森林委实太过茂密了,树叶层层叠叠,连成一片,点点星芒混着月色,巨大的红龙在这样静谧的夜晚中……打着瞌睡。


 


爆豪走到它脚下,踹了一脚。


 


红龙如梦初醒,它的身躯那样硕大,单单是它的脖颈就需要两个成年男人合抱才能抱的住,体表鳞片暗红坚硬,纹路诡美,细腻光润,但它的神态却意外的有些孩子一样的天真和稚嫩,与这副壮美的身躯很是不符。


 


“喂,蠢龙,起来了。”


 


红龙看到爆豪抱着一个被他披风裹的严严实实的陌生人类,它把尾巴翘了起来,意思是:“这是什么?”


 


少年沉默了一下,最后慢慢的说:


 


“Deku。”


 


Deku?


 


红龙疑惑的摇了摇脑袋,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月亮。


 


 


 


 


爆豪是不知道“Deku”在绿谷的语言中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在他们那里,“Deku”的意思是——


 


——月亮。


 


 


 


END






注1:咔最后说的是他们族的求婚誓言,我瞎编的,格式参考冰火求婚词,拉东法夫那等等是传说中的龙


注2:结婚当天夫妻厮打……这个习俗还真不是我乱编的,沙哈拉威那边真的是这样……



【胜出】《暗夜低语》

soawkward:

*R18(图片挺大的,所以请注意流量和身后)


*兽化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漫画世界观设定(其实也没有太大关系)




温馨提示:人兽擦边球!擦边!以及,本人依旧拒绝接受任何形式上的思想教育,不喜设定者窥屏烂脸。




卡文卡到怀疑人生,重写了三遍,最后还是决定放飞自我算了。




AO3全文地址戳我。(如果图片链接挂了可以试试这个)




正文:


他可是会吃掉你的。




下文戳我。




校舍重建好已经是一周后,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前后脚抵达教室,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彼此都走到各自的交友圈里,切岛锐儿郎一把勾住爆豪胜己的脖子,笑嘻嘻地问:“爆豪,你们那天晚上去哪了?我跟班长找了好久都没找到。”爆豪胜己的目光扫过男孩的背影,挑了挑眉,“哦,那天跟你们分头行动之后,我不小心中了敌人的个性。”


“诶?什么个性?中了个性你还能毫发无伤的在这里?”


“我变成了一头狮子。”爆豪胜己挣开切岛锐儿郎的手臂,坐回自己的位置,“然后被废久找到之后,就恢复了。”


“哈?这是什么个性?”切岛锐儿郎不可置信地问着,怎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为什么会有一种“睡美人之野兽版”的感觉呢?“兽化?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呢?”


“呃……”正在跟饭田天哉解释那晚发生的事情的绿谷出久听到身后传来的对话,噎了一下,藏在头发里的耳朵开始发热,下意识地想要去听少年接下来的回答。


爆豪胜己的视线落到绿谷出久的背上,沉默片刻后,认真地回答道:“是本能。”




其实,该个性的作用本应该是主导着中了该个性的人成为一头被本能驱使着的野兽,可偏偏,中了该个性的爆豪胜己碰到的第一个人是绿谷出久,而他对他持有的本能——是爱和占有。




饭田天哉好像并没有发现绿谷出久的异样,他还在自顾自地喃喃道:“二年级的B班好像是最可怜的,整所学校就他们教室好像被炸过,而且啊,听说还丢了两套运动服,也不知是怎么搞的……”


听到运动服这三个字,绿谷出久的脑袋埋得更低,这次,红的不仅是耳朵,整张脸都红通通的,他咬着嘴唇,在心底为那两套在可燃垃圾处理日被小胜丢掉的运动服默默忏悔。


同一时间,二年B班的两位男生,取出躺在自己鞋柜里的信封,满怀激动地打开后,发现里面竟然不是情书,而是一张一万円纸币和一张简短的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运动服赔偿费


落款,是一个小小的猫爪印。




END

出久姓轰不姓福:

还是我,今天过七夕了要显得我手巧一点(胡言乱语)就是这样,注意事项p2,使用愉快ww链接评论顶层吞了私信我!

轰出TAG榜单热度600以上整理2.0

今天轰出发糖了吗:

*一边肝游戏一边不知道怎么就生出来的2.0


*先来强行广告一下之前的1.0→轰出TAG榜单热度800以上整理


*轰出only


*热度数截止为2017/08/27 16:48之前


*除同一作者的作品会汇合到一起外其他按照热度排序


*汉化因其特殊性而未整理进来,望见谅


*本来想弄到500的,结果弄着弄着发现实在是太多了就放弃了【


*500等到(不知道会不会有的)3.0再说吧


*轰出赛高!


*其实最开始只是为了推女神的文,结果现在反而不好私心推荐了,非常难受






【【短篇/段子/三十题】】




[MHA/轰出] 飞来横祸


[MHA/轰出]听说人偶怀孕了,是真的吗?(论坛体x3)


[MHA/轰出] 婚内不和?


【MHA/轰出】所以那谁的花吐症治好了吗 by 合子_Toki音prpr




官方让轰总长高但小久没变是什么意思


【轰出】坦白从宽


知恩图报


【轰出】病入膏肓


【轰出】求同存异


【轰出】反向平行


为什么主角没有坐骑两个男配角一个有白马一个有龙啊 by bayoo




【轰出】午休时分(PWP,车) by 静如木鸡◆动如傻逼




【轰出】赌气 by 轟同学的裤腰带




【轰出】暴躁症 by 食指伯爵




【轰出】开端 by 遊坊




【轰出】恋爱幽灵 by 北冥有鱼












【【中长篇/连载】】




【轰出】秘密同租01


【轰出】秘密同租02


【轰出】秘密同租03


【轰出】秘密同租05


【轰出】秘密同租(08~09)


【轰出】秘密同租10 by 食指伯爵




互相帮助21~23 by bayoo




【轰出】我在毕业典礼上被同班同学求婚因为太惊讶忘记拒绝导致现在正在去区役所的路上该怎么办


【轰出】我在毕业典礼上被同班同学求婚因为太惊讶忘记拒绝导致现在正在去区役所的路上该怎么办 by 轟同学的裤腰带




【轟出】好事多磨(2)


【轟出】好事多磨(3)


【轟出】好事多磨(4)


【轟出】好事多磨(5)


【轟出】好事多磨(6)


【轟出】好事多磨(8)


【轟出】好事多磨(10) by 遊坊




互相帮助24~26 by bayoo




【轰出】大不同的轰焦冻 01 by 格瓦拉




【轰出】白龙鱼服 (03)


【轰出】白龙鱼服 (04) by bayoo












【【图/漫/COS/四格】】




短漫+图


涂鸦&本子信息


 脑洞条漫s


涂鸦s


涂鸦&性转妄想


涂鸦


出久小宝贝生日快乐♡❤ by 天隅




短漫


短漫


短漫


by Pooh




短漫


短漫 by 拾朝不剪花




短漫


短漫 by 桑竹君




by mark奶




by Tree




by 听北




短漫 by 一瓶百年陈醋




短漫 by 东白




短漫


短漫+图 by 咔嚓一声




短漫+图 by 禾太




短漫


短漫


by 大天日轮





  by 绿谷出久为什么这么可爱




by Anya





by 啊码




by boku (๑`・ᴗ・´๑)阿水





by 小六六_




by 轰出过激派




短漫


短漫 by 糕少少




by Mikan🍊




短漫 by 变身成咸鱼的蝴蝶




by 水煮黄辣丁




短漫 by 洛入凡尘




by




四格 by 一个驱动的梦想




短漫+图 by




by 阿总在学习




短漫 by 腿-man




短漫 by 雨雨雨雨文




短漫 by 犽犽




by Arctic




by 社会你A总_人懒还特闲




by 叶燃。





by 售空楼房




by 五方反注蔓延期限




by 剩少女




by 十元十




短漫 by COELA




短漫+图 by 灯等灯等灯




by Phoenix_Ruby




短漫 by _火凛苍




by lllllllllllipoi




短漫 by 烷了个烷




短漫 by 我也不知道要叫什么名随便打点字凑字数了




by 剩少女




by Cz











小英雄現有角色生日、年紀、本名整理

朋友,看鬼滅嗎:

自做整理,為的也是自己方便,公式書沒放在身邊,所以先以日文維基作為主資料,重點是生日,輔以年紀和本名,也會有只有年紀和本名的角色(比如天晴哥哥),送給所有的小英雄寫手畫手們。 


45歲
轟炎司/奮進人/安德瓦 8/8


41歲
空靈鬼魂/靈質 3/23


36歲
塚內直正 4/4


35歲
袴田維/潮爆牛王/最佳牛仔褲時尚名人獎 10/5


33歲
玉川三茶


31歲
茶虎柔/虎 2/29
香山睡/午夜時分/午夜 3/9
知床知子/布偶貓 4/8
送崎信乃/曼德勒貓 5/1
土川流子/北美短毛貓 6/26


30歲
禮物·麥克風/布雷森特·麥克 7/7(忘了講,同人有時候會用初設的本名山田ひざし當作名字)
相澤消太/ 抹消·磁頭/Eraser・Head/橡皮頭 11/8
飯田天晴/天賦引擎/英格尼姆(用與天哉的年紀差推算,兄弟差15歲,天晴30or31)


28歲
13號 2/3
石山堅/水泥人/水泥司/赛曼托斯 3/22
水島正規/操作手冊 12/5


21歲
Mt.淑女/山峰淑女/Mt.lady/Mt.雷迪/山岭女俠 8/11


高一生(普偏通稱15歲,但因為故事時間線的推動,有人到後來會已經是16歲,然後因為日本4月開學,所以四月生的年紀會最大,B班只收錄有生日的,要看其他B班學生的名字,直接上百科看。)


轟焦凍(A) 1/11
口田甲司(A)  2/1
庄田二连击(B) 2/2
蛙吹梅雨(A) 2/12
障子目藏(A) 2/15
發目明(後勤科)4/18
爆豪勝己(A) 4/20
物間寧人(B) 5/13
圓場硬成(B) 5/19
尾白猿夫(A) 5/28
青山優雅(A) 5/30
葉隱透(A) 6/16
砂藤力道(A) 6/19
骨拔柔造(B) 6/20
上鳴電氣(A) 6/29
心操人使(普通科) 7/1
綠谷出久(A) 7/15
瀨呂範太(A) 7/28
芦户三奈(A) 7/30
耳郎響香(A) 8/1
飯田天哉(A) 8/22
塩崎茨(B) 9/8
拳藤一佳(B)9/9
八百萬百(A) 9/23
峰田實(A) 10/8
切島銳兒郎(A) 10/16
铁哲彻铁(B) 10/16
常闇踏陰(A) 10/30
泡濑洋雪(B) 11/7
凡戸固次郎(B) 12/23
麗日御茶子(A) 12/27


5歲
出水洸汰 12/12


教職員和職業英雄(年紀不明,只有生日)
根津 1/1
經典老爺車/格蘭特里諾 1/28
第四類接觸/第四異類 2/16
烈火剋星 3/7
修善寺治為/復原女孩 4/4
槍豪/火槍頭 5/7
森林神威/密林神威 5/20
八木俊典/歐爾麥特/All·Might 6/10
午餐尖峰時段/Lunch Rush 6/17
工程機器人/力量裝載者 9/17
死亡赤拳 11/1
狙擊/神射手 11/7
蟒蛇 12/9

【轰出】《深情朗读》

soawkward:

*R18(图片挺大的,所以请注意流量和身后)


*管家轰焦冻X双性小少爷绿谷出久


*非漫画世界观设定




温馨提示:通篇都不适合纯洁的小孩子观看,请谨慎点开。梗来源自3还是4年前在油管上看过的一个在身龘体里塞龘着X蛋阅读小说的实验视频。以及,不喜设定者窥屏烂脸,好了,如果以上全都接受的话……




正文: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下文戳我。 (我们小久真好吃)




“不过。”男人笑了笑,笑容灿烂好看得绿谷出久呆了呆,“小少爷刚刚深情的朗读声,真的很好听啊……”


想要,听很多次呢。




END




27(soawkward):最近各种烦躁,卡文卡得一塌糊涂,换了电脑之后文档也都丢了,不过俗话说得好,没有什么烦恼是一篇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篇。

周丫蛋:

渣翻
twi:@evelyn_pemu

⚠️出久♀注意
最后一P 轰♀+出久♀

轰出TAG榜单热度800以上整理

今天轰出发糖了吗:

*tag有些杂,纯食的自己无所适从,只好自己来整理一下好收藏(哭)


*轰出only


*热度数截止为2017/08/17之前


*除同一作者的作品会汇合到一起外其他按照热度排序


*汉化因其特殊性而未整理进来,望见谅


*为什么是800?因为到零点被我妈赶上床之前我只来得及整理到800(捂脸)


*所以为什么我偏爱零点的时候发整理?


*轰出赛高!




【【短篇/段子/三十题】】




【轰出】恋爱雷达(已完结) by 赤渊




【轰出】兼听则明


【轰出】星星之火


【轰出】计获事足


【轰出】白龙鱼服 by bayoo




【轰出】绿谷出久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by 花露水




【轰出|论坛体】儿子谈恋爱了怎么办 by SaKai🍙




【MHA/轰出】所以那谁后背上的是真货吗


[MHA/轰出] 孩子气


【MHA/轰出】所以体育祭那谁求婚成功了吗? by 合子_Toki音prpr




【轰出】轰焦冻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by 托比屋




一辆车 by 出久姓轰不姓福












【【中长篇/连载】】




【轰出】王牌天降(01,哨兵x向导) by 赤渊




【轟出】好事多磨(1) by 遊坊




朋友就是要互相帮助


朋友就是要互相帮助02


互相帮助 03~04


【轰出】互相帮助 05~08


互相帮助09~13


互相帮助14~17


互相帮助18~20 by bayoo












【【图/漫/COS/四格】】




图+短漫



 短漫+图


by 葱开开




短漫 by RICHIE




短漫+图


 短漫+图



短漫+图



 短漫+图


 短漫+图


 涂鸦♂


涂鸦集合 by 天隅




by 西域儿






by 雨雨雨雨文




短漫


短漫


短漫


短漫


短漫


短漫


短漫


短漫


短漫



短漫


短漫


by Pooh




短漫


短漫


短漫+图


 短漫



短漫 by 咔嚓一声




短漫



 短漫+图





by 轟總的小棉襖




短漫


by 千川 暁





短漫 by 大天日轮






by 伊猫猫




短漫


短漫 by 涌泉(NekoCake)




短漫 by 东白







短漫 by mark奶




by 善糖童子




短漫 by _火凛苍




短漫


短漫


短漫 by 糕少少




by 习习习习习





短漫+图


短漫 by 大谷蝶子





短漫


by 三水查




by 幽子




短漫+图



短漫+图 by 啊码




短漫


短漫 by 桑竹君




短漫 by 蝓蝓儿




by 卡酥




by 两木




短漫 by 黑大炮




短漫


短漫+图 by 东白




by switcheroo。




by KE




by 小六六_




by 鬼杠杠




by 南叙




by 玄栎





by Arctic




by 歪斯




by 芹菜菜芹




by 绿谷出久为什么这么可爱




by 售空楼房




短漫 by 1+1+1+1+1+1+1+1味地黄丸




by 夫人还是原配好





by 炸猪排盖饭




by Listen




by AC




短漫 by tan90°路人甲




by 苞谷Kongu




短漫 by chaosmyth




短漫 by 君子妄




短漫 by __




短漫+图 by 『芥之茉』




by 鹿森




by 年下三岁




by 卡姿兰大眼鲸🐳




by 烷了个烷